忍者ブログ
日日是好日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100]  [99]  [98]  [9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都觉着自己贫)。
是说动不动就被拎出去跑一圈,弄得我都麻木了。不过据说期间北京的桑拿天大发威武,于是就当是避暑吧。雪山真是凉爽啊(光脚穿凉鞋上去的人咬着后槽牙穷得瑟)。
这次完全是自己走,所以不会有行程安排上的各种糟心,但累也真不是一般的……!!主要是不该在英国就把箱子塞满,泪,给阿娘的滤芯啊什么的,早知道英国在这玩意儿上和欧洲大陆都是通款我千山万水一路背着那六个活性炭秤砣是为了毛……OTZ
但总之是把上次的路过给基本补完了,什么佛罗瑞安咖啡馆啊,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啊,乌菲齐美术馆啊,梵蒂冈博物馆啊,圣安杰洛堡啊……我狗爬兔子喘地圆满了。

这次旅行充满了各种祥瑞——正反都有。比如我们到因特拉肯的晚上还能清楚地看到少女峰,第二天上午上去后就开始有云层聚拢,到下来出站一看竟然下雨了。想到回程车上那俩买了good afternoon ticket上去还倒车倒反了的棒子姑娘,我心中那个庆幸啊(不厚道)。

但是后来就没这么好运。到佛罗伦萨是周一晚上,住在一栋17世纪的宫殿改建的阴气甚重的人公寓里,接待我们的姑娘(过分活泼)是德拉克拉伯爵的老乡。她说明天是全市博物馆闭馆日——每个月的第一个礼拜一,于是我当场FT了。姑娘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啊……姑娘,我就是无语FT一下,你不带给我配音的好吧T皿T
不过伯爵老乡是个好姑娘,主动给我预定了周三上午8点钟的参观(这样我们可以在走马观花之后冲回公寓打包行李赶12点半的车!)。我拿着那张金灿灿如同《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入场券般的预定券纠结了半天:经过半个月的折腾已经实在扛不住了,能不能不要那么早起……TvT但我还是没能抗拒各种美丽的天使报喜的诱惑,我感觉这是宗教画中最美的题材——纯真与母性、庄严与卑微、宿命与未知,最具戏剧性对比的,然而又是恬静隐忍的,不管在谁的笔下都一样耐人寻味。从画廊出来我都快虚脱了。至于昨天同样闭馆而不得其门而入的皮提宫——忘了它吧= =

到罗马的第二天去梵蒂冈,刚走到圣彼得广场侧面的入口就发现人头攒动——事实上我们也没法再深入了,广场上塞满了人不说,外面还层层围了三五圈不止,那个密度不要说水,就连视线都挤不进去……!在波涛般的欢呼和口哨间隙,可以听到扩音器微弱的声音。敢情教皇一周一次的一小时演讲,又叫我们赶上了……OTZ给小七发短信,小七说:赶上教皇那得是多大的荣幸啊!想了想又补上:对于教徒来说。显然他熟知我没信仰没追求的RP。但即便我是教徒,在这种所有人都异常狂热的场合,我也会直接頽掉……好吧我承认我根本没有做信徒的资质。我就是挺佩服教皇的,这样嗷嗷咧咧他也讲得下去,还每个礼拜都讲——我顺便也同情了一下教皇的秘书们,简直和养孩子……啊不对、做杂志一样费劲。回来之后爱肥说:那你好歹也偷窥一下教皇吧,我说我在各个小摊上看他的脸已经看的够多了囧

鉴于上次的经验,这次我把龙战后十五集和兵甲前六集都带上以备无聊消遣。本来以为把他们搞定绰绰有余,结果没想到完全没一点余裕……我就头两天零打碎敲看了五集,后来干脆不动这念头了,反正每天回来不是累到臭死直接躺倒就是洗耳恭听我家孙二叨老爷叨叨。最悲剧的是我还背了两本书,一本是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出很久了,但是这标题令我一度非常不好意思买它,更别提把它带到巴黎去了。飞机上翻了翻发现还挺有意思的,是关于法国大革命的随感杂文集子。只是我已经过了少年热血乐于思辨的时期,所以看完之后还是心有戚戚焉的感觉比较强烈……老朽了老朽了。
另一本是孟晖的《潘金莲的发型》。这个书名也有点儿那个,但内容值得推荐——古代衣食住行的种种考证阐述,不算学术但挺细致严谨,而且门类多样,不比之前的《花间十六声》一路看下来全是莺声燕语,美则美矣却让人有点儿眼晕,这本算得上是刚柔相济。


周日下午四点多六里桥一家人终于把龙宿抱过来了(说两三点到,两点一刻还在写围脖的家伙们!)。放心,我会好好照管他的,关于我是个生物派这件事,你们就当做没听过吧,哈哈哈哈……
不过我发现偶似主人这件事真不是唬人的,至少这只龙目前为止都一直很得瑟地昂首挺胸双目圆睁锋芒毕露,不断传达“吾很华丽吾很帅”的强烈电波,含蓄谦虚什么的,跟他真是完全无缘的东西……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潘金莲的发型
花间十六声
带一本书去巴黎
这三本全入的人以一种百感交集的心情望着你,你有没有买那本《画堂香事》?我就是看了这本之后才开始玩起熏香的,太美好了TAT,里面说的熏笼什么的我一直在寻摸入一个,而香兽哪里都找不到,我也想要一个从仙鹤嘴里袅袅吐出烟雾的香兽啊TAT。

PS:伯爵老乡妹子那段我看的可乐了,噗哈哈哈。

PSS:不断传达“吾很华丽吾很帅”的强烈电波<——想打击他的嚣张气焰咩?请在他的旁边放个佛剑,立马给你变成“吾很无奈吾很衰”的样子【被六里桥一家人以及龙宿联手痛扁一顿!
西 2010/08/12(Thu)18:32:23 編集
無題
這次沒有圖!!強烈譴責一下,以BTV譴責德綱的嘴臉來譴責你!不給你發言權,乖乖受死吧!哇哈哈哈~~
原來藏了這麼多包袱沒講,今天這麼快馬加鞭的看下來,感覺越看越多,你是等著週末的時候給崽子們一併了方便嗎?
懶死你~~~~呦呦呦~

《髮型》那本好玩嗎?好玩我也瞄兩眼。
其實我特想說,要不然你們倆下次出賬之前相互都通個消息,說不定從此能節省一筆不小開支呢~==+

你不是說,這只龍像七雪嗎?眼神怎麼招兒的,表情怎麼招兒的,反正就是偶隨他爹一模一樣了。
希望這孩子別似了什麽七的少根筋才好。

另外,叫蒼沒事就睡覺,叫柚子沒事別老敲玻璃抖龍玩==+,仔細被咬
五仁 2010/08/12(Thu)22:09:50 編集
無題
TO 西仔:《画堂香事》我没有,我去找看看。应该,大致,也许,不会和你一样疯魔吧,但愿…………|||[先给自己敲警钟]。
记得是扬之水的书里放了张薰笼,外貌就是个老乡的竹篾篓子,这个应该能有。至于香兽……要不咱定个软陶的怎么样[被打]

TO 5:我怕了你了……图在后面真的,还有小笑笑!
其实最大的包袱我没写,就留着周留给你们讲了——我的懒绝对让你想不到~

我想了想,觉得我就完全没有影响到大偶啊什么的,他们全都自顾自RP着。我最多影响了小无双……OTZ
海老 2010/08/13(Fri)09:15:11 編集
無題
啊啊啊还有什么好玩的@@?听不到TAT。啥时候也将给我听听。
还有,软陶香兽……你确定以及肯定,最后那香兽不会一起跟着烧着了@v@?

另外要无心的那家伙……无心表示赖在君蔓路家里没空跟你这汗子玩,你如果觉得三缺一不圆满的话……我贡献给你一天老爷如何?XDDDD
西 2010/08/13(Fri)10:40:43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プロフィール
HN
海老·五仁
自己紹介
废柴有二,流氓无双。

重华·繁霜
苍梧
云汉
延秋·鹤龄
最新コメント
[09/27 daisyhanke]
[09/24 海老]
[09/23 奈奈]
[09/23 五仁]
[09/23 五仁]
忍者ブログ [PR]